找换店罗曼史——香港地上钱庄的是与非

昨天夜里,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微信,好久不联系的香港找换公司老板突然来微信给我,说因为今年牌照下不来,店铺需要关门。自2019年香港反送终游行爆发以来,我真的好久不去香港了。想起那时候可以在街边的找换摊子用支付宝直接换港币吃烧鹅的日子,心中感慨万千。

不平凡的传奇从这里开始

一个个狭小的店铺,每天11店准时出价格,挂上牌子就开始揽客,下午5:00准时歇业,基本和银行保持一致的作息。

如果你是在香港工作的金融从业人员或者是经常来香港玩的背包客,肯定对香港街边的那些赛博朋克风格的魔幻招牌不陌生,一般都是XX找换公司,然后在闪耀的霓虹灯下,放着一块牌子,上面杂乱无章地写着特快汇款、人民币优惠.....一系列上世纪80年代风格的大字,这些就是找换店,专门为个人或者机构提供商业化货币兑换业务的公司。

其实这个产业从19世纪开始,就有存在,但是当初充当货币交易中心的是香港的一些外商为需要和英国人做生意的中国本土商人提供便利。但是由于一些历史的原因,真正意义上和中国大陆的资金找换业务其实是从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

据了解,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香港的银行就有开办人民币存款业务和面向内地的人民币汇款业务(在香港寄出港币,在内地领取外汇券)的历史。80年代后期,由于人民币贬值和实质性负利率,香港银行业于1989年正式停办人民币存款业务。

1993年3月,香港宝生银行在香港开办人民币现钞兑换业务,这之后渐渐发展到所有经营外币兑换业务的银行都提供人民币兑换业务。在这一年,香港宝生银行获得国家有关部门允许,可以将人民币残钞运到深圳人行兑换新钞。宝生银行同时在香港也为其他银行开办了人民币残钞兑换业务。至1998年,这一业务停办。

但是1998年却出现了另一个后起之秀,就是許氏兄弟找換集團,香港第一家成规模的连锁找换公司。从那时起,找换店这个概念才在中港两地开始流行。

小小店铺大有可为

其实找换公司的核心业务就是兑换外汇,说白了就是对敲资金,你给我港币,我给你其他币种。早期的业务还是比较单一的,基本就是货币兑换和特快汇款,很少涉及其他业务。由于香港地区没有外汇管制,谁都可以申请货币找换牌照,甚至很多卖茶叶和珠宝的店家也开始入行。

外出旅游必备选择

早期找换公司的服务的对象仅仅是香港的境外访客,2003年开始,随着香港自由行的开放,大批大陆游客进入香港。找换公司的业务也急剧增长,基本上各大商场附近全部都有找换业务。但是当时并没有银联卡,所以多是现钞直接交易,手续繁琐而且混乱。

这类业务在自由行的早期还是有利可图的,但是随着2013年12月,银联国际开通香港银联卡商户人民币清算业务之后大规模萎缩。毕竟大陆的银联卡可以直接在香港消费,再也不会有人去大把大把地换港币现钞了。到了2018年支付宝HK出现后,这类业务基本已经没有任何市场了。

人民币出境秘密通道

后来,很多找换公司退出了一个特别的业务,就是人民币特快汇款。其实这个业务从1998年开始就有了,但是那时候中港之间的金融体系完全是隔离的。香港没有外汇管制,资金可以飞到全球任意地区,这对于大陆地区很多商人来讲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人民币特快汇款业务就是帮助这些需要大额外汇资金走向国际市场的商人准备的。到了2003年,在港的人民币资金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因为那时候香港的银行不能吸收人民币存款,也没有离岸人民币,很多项目的的资金划转都是依靠人民币特快汇款进行的。

比如某电脑公司老板想要进口一批国外的高端硬件设备,但是没有香港的对公户,只能靠找换公司,把人民币给找换公司,然后让找换店汇款给海外商家。

但是这条路很快就被用歪了。自香港97回归后,很多来自大陆的个人开始在香港开立自己的银行账户,开始通过人民币特快汇款业务将大陆的人民币所得换成美元汇入自己的香港账户,然后走向海外,造成国内极大的外汇流失。可以说人民币特快汇款成就了香港找换店的辉煌,最后也葬送了整个行业的未来。

各种神奇的小业务

香港有着全球最为自由的商业环境,任何公司只要有执照就可以做相关业务。找换公司为了生存,自然会另辟蹊径满足客户的需求。有的找换公司会兼职做保险代理业务、银行账户开立业务以及和某些香港本土的财富管理公司合作向客户推销基金或者理财产品,吸纳客户。早期港府对于这些行为并不注意,毕竟量少,但是随着香港成为亚洲最大的财富管理中心,这些小业务带来的业务带来的合规风险也开始暴露。

疯狂的地上钱庄时代

为什么我戏称为“地上钱庄”?很简单,因为货币找换业务在香港是完全合法的,而且有明确的牌照发放和监管流程。虽然在中国大陆,明确规定居民个人外汇不得用于境外未经批准的项目投资。但是钱到了香港就只接受香港的法律的管理。

从2001年开始,中国进入WTO与世界贸易接轨,但是问题也来了,现有的外汇管理制度只允许每个每年兑换5万美元的外汇额度。随着居民个人财富的疯狂增长,大家看见了LV想买,看见法国进口的布加迪威龙想买,看见美国、英国等地的各种豪宅也想买,但是5万美元的外汇额度真的让很多人捉襟见肘。

同时,也是从2003年中国开放自由行之后,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了解香港,尤其是香港的金融制度让很多中国有钱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钱来到了香港,可以干什么?当然是飞向各地,参与世界广阔的资本市场。香港优质的保险产品,巨大的证券市场以及各类丰富的海外基金产品让很多中国客户爱不释手。香港的找换行业也开始迎来了黄金时代。

有钱人的中转站

找换店很快嗅到了来自中国大陆的庞大市场,其实早在98年香港回归的第一年里,很多店铺就开始着手帮中国大陆的一些商人提供人民币和美元/港币兑换业务。并且为他们提供香港本土银行开设等一系列服务。这使得大量的人民币资金囤积在了香港。

到了2004年底,据投资银行瑞银华宝测算:以每位游客在香港消费或留下3000元人民币计算,至2005年底,香港存积的人民币将达到1570亿元;如果每位游客消费6000元,则香港人民币将达到3130亿元。那时的人民币数量将相当于香港货币供应M3(最广义货币供应量)的4%~8%。

2010年7月,在中国人民银行和香港金管局主导下,《清算协议》开始签署,用来探索管理在港庞大的离岸人民币。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香港开始成为富人的财富聚集地,大量的高净值客户开始通过找换公司将人民币换成港币或者美元资产。香港的各大金融机构开始为他们提供离岸信托,境外房地产投资、移民等业务。可以说找换公司成为了这场财富管理盛宴的媒人,为富豪和各大金融机构牵线搭桥。

走向大众化的地上钱庄

不仅仅是有钱人,随着2008年开始,中国的中产阶层的崛起,海外资产配置开始进入普通人的世界。留学变得越来越触手可得,香港的保单开始被所有的一般家庭知晓。出国旅游的人数越来越多,每个人在外消费的数量也越来越大。但是外汇兑换额度还是5万美元/年。

显然找换店这时候又找到了商机,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有着非常高的信用地位,从香港出来的资金可以飞向世界各地丝毫不受阻碍。于是,这类业务开始走向一般家庭。早期的美国EB5移民,加拿大魁北克省移民以及澳洲的各类创业移民的资金几乎都是从香港通过找换店走向这些国家的开发商账户。很多普通人人开始发现,原来国外的房子可以这么便宜,海外的股票能有这么多玩法,境外的信托和保单真的可以百年传承......

于是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把这玩意当作是家常便饭了。尤其是在深圳和广州,不少家连孩子的留学汇款都从找换公司走,因为银行填单子真的太麻烦了,远远不如找换店来的快。

香港金融支柱

2年前在香港的这段时间里,我认识了一个在法国兴业银行 (Société Générale)的校友,他告诉我,在香港国际顶级投行是最为顶尖的掠食者,中间是无数一般性商业银行和保险等单位,找换店是最底层的支柱,而且这根支柱不可替代。为什么?因为来自中国大陆的资金不可能从中国大陆汇到香港,基本上都是通过找换公司对敲进入香港的金融系统,可以说没有找换店就没有香港如今蓬勃发展的金融。

虽然大家明面上看不起找换公司,毕竟这种业务在金融行业里真的是“脏活”,但是有时候也非常羡慕那些有大客户找换公司,这种生意只要量大,来钱真的快。尤其是15年开始,中国大陆的外汇储备骤降,使得很多中国大陆居民开始寻求海外避险产品移民、保险、基金三大产品的需求开始稳步爬升,外加外汇管制的进一步升级。香港的找换店生意更是红火,不少巨头通过把控市面资金,往往坐地起价。尤其是在2019年初贸易战正酣之时,不少找换店生意到达了历史顶峰。

找换帝国的覆灭

三国魏人李康的《运命论》里有一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这句适合中国的每一个行业,无论是如今被推迟上市的蚂蚁金服还是陷入危机的恒大集团都应验了这个更古不变的真理。香港的找换行业毕竟是一个模棱两可的是非业务。

纵观全球的金融中心,新加坡、纽约、伦敦、东京没有一座城市的金融监管允许类似香港找换业那样几乎毫无监管出入自由的资金兑换服务。就算是号称香港完美替代品的新加坡也针对找换行业实施非常严格的监管,银行都不会接受来历不明的大额资金。

而香港的找换业真的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手续简单,操作灵活,监管宽松这使得这个行业同时得罪了全世界。

来自中国大陆的非议

在香港,找换业务尤其是人民币找换业务真的是一门“刀口舔血”的生意,大部分找换店都是通过中国大陆地区的银账户收取客户资金然后给客户的本港和海外户口汇钱。但是毕竟又一端还是在大陆,很容易受到大陆监管部门的打击。

同时,为了平衡两地资金的池子,很多找换公司往往通过隐秘的宝石贸易来实现资金流转。到了2015年之后,这个矛盾已经成为大陆和香港只见一个非常尖锐的矛盾。毕竟这种毫无节制的外汇流失已经成为大陆官方关注的重点。有趣的是香港金钱服务业协会(MSOA),也就是香港找换业务的自治协会组织也在自己的官网贴出了这个问题,而且某人居然直接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內地居民預期管制趨緊,「啲人驚就加快匯錢出嚟」。”

而早期的资金找换由于没有非常强的身份认证,往往非常随意,导致大量大陆的地区的非法资金流向香港金融体系,而且很轻松地出去了。其中不乏很多P2P跑路大佬和红通人员,确实很是头疼。而为了解决这个头疼的问题,中国大陆官方对于香港的找换店的内陆银行账户进行了打击,于是就有了以下惨案。

来自西方国家的制裁

其实找换资金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任何资金来源记录,这使得香港的找换业成为犯罪和洗钱的高发业务。这些资金通过香港的顶层金融机构层层洗白流向世界各地,全球所有的金融监管机构对此一筹莫展。而为了对付来自香港的热钱威胁, 各国纷纷开始建立针对外来资金的管制。从2017年开始,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等主流移民和房产投资国家已经开始了针对没有资金来源的资金实施审查。到了2019年,香港找换业的资金已经基本无法用于任何境外主流发达国家的海外资产投资,毕竟拿不出资金来源证明,很容易被查封,只有一些小国仍然承认。

不仅仅是投行等顶层金融机构,美国、加拿大等主流银行也开始拒绝这类来自香港找换行业的大额资金汇款。也就是说可能如今从找换店里拿出来的钱连炒个美股都不可能了,Interactive Broker以及TD等主流券商都会对这类资金审查以满足SEC反洗钱要求。

来自港府的监督

而真正让这个行业终结暴利的,的其实还是自己人,也就是香港本土的金融监管。众所周知,香港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必须遵循很多国际通用的准册,包括大家熟悉的巴塞尔协议(Basel Accords)以及共同回报准册(CRS)。

尤其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中银国际这三大家发钞行必须遵循最为严格的反洗钱规定。而很多香港的一般性商业银行也在推进这个流程,只是有的快有的慢。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找换店的那些大额对敲资金,于是就有了2019~2020年期间的大量离岸银行账户封号的惨案,其中多数与这类找换业务有关,毕竟这些没有来源的资金会对银行监管造成极大的压力,银行迫于压力必须这么做。而很多储户也很冤枉,他觉得自己就是买个保险,给孩子交个学费,怎么就成了洗钱犯罪了。

而让这个行业告别混乱的,莫过于2012年开始新规。为打击洗黑钱和恐怖分子筹集资金,2012年起在港经营货币找换和汇款业务需向海关申请金钱服务牌照,否则会触犯《打击洗钱条例》,条例中明确规定,大额找换必须出示身份证件。这些信息会被上交保存,以备相关检查。到了2020年,相关法规基本实现了人证卡合一的监管,使得很多大陆客户望而却步,毕竟实名制了,虽然说不触犯香港法律,但是人还是要回大陆的,难免会有事。

找换帝国的穷途末路

2019年6月开始,香港经历了长达半年的反送中游行。到了2020年,又经历了国安法争议以及新冠疫情的冲击,可以说整个香港正在经历自1998年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两大支出产业旅游和金融基本罢停,以此为生的找换店也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2020年7月开始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签署《香港自治法》,终止香港特殊地位,取消美国给予香港贸易上的特殊地位,这一打击基本终结了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正所谓唇亡齿寒,当赖以生存的金融业无法存活,找换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到了2020年的双十一,香港媒体更是爆出許氏兄弟被瓦解,这进一步加剧了整个行业对未来悲观的态度。同时,也暴露出了找换店很多“小业务”包括给客户推荐保险和理财产品存在严重的合规风险,涉嫌非法集资。

写在最后

纵观香港的找换业务历史,你会发现找换业最发达的时刻也是香港金融最辉煌的时刻,而其最没落的时刻也是香港金融最惨淡的时刻。但是其实是我说反了,因为真正带起这个行业的是香港开放完善的金融制度以及内地投资者的庞大的需求。

很多人针对找换店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有的人骂他们是坐地起价的吸血鬼,因为价位确实很坑;也有的人对他们的服务乐此不彼,换了还想换;找换店可能仅仅是香港最基础最普通的底层金融行业,但是却折射出香港金融行业最为真实赤裸的一面,那就是整个行业从下到上都是地上钱庄,只是分工不同。

香港的找换业之所以存在,其实是香港、大陆乃至全世界共同妥协的一个产物,毕竟大家都赚钱的年代,分一杯羹也未尝不可。但是当这个微妙的平衡被打破,未来就显得难以捉摸。钱已经出去的大佬感叹当年赶上了一个好时代,钱没出去的就只能错过了。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